鹤见锦

温柔给人以坚强,阳光给人以明亮。

站在极夜尽端看黎明。

我是鹤见,谢谢你肯点开我的主页♡

喜欢小姐姐,欢迎勾搭。

群宣,占TAG致歉…!!!
全职女子联盟,来打广告了

主收性转和女皮,男皮限三!

公告忘记改了,现在男皮三缺一

无审,但是禁白。禁苏,男皮禁娘,不收玻璃心。禁重皮,男女体不算重皮。

佛系玩耍,性转皮需要交个短短的人设,描述下大概的发型之类的。图设只是群里内部玩一玩的,捏脸上瘾

景熙er想要一个郑轩搞郑徐
黄少想要一个宋晓一起玩
方4000想要一个薄情er当徒弟

周all谢谢

来玩呀!!门牌号830650211

【周江ABO】好欺负/R

年龄差+体型差,26岁周×18岁江
走外链,一篇没头没脑的肉

来吃小江吧

太棒了

霍格沃茨首席男模你拽:

!!!!简直黑科技

🌖:

好强!!🐴

山吞:

奶粉钱呢:

荔•枝•枝•汁⌚️:

🥞糍糕糕: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郑徐同人本《款款》REPO
——用最清爽朴实的笔调,描绘最浪漫温柔的青春。
 
 
前段时间一直忘记拿,今天下午终于去拿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去年暑假的我,6点01分紧张地坐在高铁上,就等一个特别关心的提示,等到了就会傻乎乎地边笑边看。

很喜欢这个封面,很好看,很有酌太的味道,一拆开就惊艳到了。

翻开书来印在我脑子里的词就是清爽,干净的文笔和把握得很出众的少年情愫,感觉心情都变得柔软又温暖。郑徐之间情感的进展推动并不突然,仿佛每一步都在你预想之中,可真正看见却又好像猫爪爪挠,有点痒痒的又很舒服。

很真实很朴素,似乎每一个情节每一个动作都能在日常生活中还原,不知不觉就被拥入温柔的海浪中,直到合上最后一页时,仍感觉留有韵味。

p4是和YSL唇釉的对比,真的超厚一本
就算很多内容在LOFTER上看过也觉得并不亏,这辈子都不会出的,就算脱坑也会好好收藏的类型。
 
 
这是一个平常的干净的青春故事,字里行间却无处不透露出温柔。想必笔者写下这样温暖的文字,心也是温暖的吧。

总而言之:我很喜欢,谢谢您创作出这么温柔的本子! @南酌

竹马?

  “为什么不行?”黄誉倔强地抵抗。
 
 
  “因为不可以。”
 
 
  陈一扯下一张便利贴粘上黄誉的额头,黄誉便胡乱地把它扯掉,额头黏黏的还有些疼。黄誉瞄了一眼便利贴上清秀的字体,把它撕成两半,愤怒地踩在脚下:
 
 
  “靠!你玩我!”
 
 
  “我没有。”陈一很认真地纠正。
 
 
  黄誉看着陈一,看他金丝眼睛下圆圆的杏眼,本是那么可爱,却偏要在外人面前流露出尖锐的冷漠,薄薄的双唇有些苍白,但看起来就很柔软,好多年都让黄誉想亲一口试试看。
 
 
  “我喜欢小班长!既定事实!”
 
 
  黄誉突然抱过去,重心往陈一身上倾,抱得他措手不及,尖尖的虎牙还在陈一白皙的脖颈上摩擦。
 
 
  陈一叹了一口气。
 
 
  “是好朋友,再原谅你一下。”
 
 
  “不是好朋友!”黄誉大声辩驳。
 
 
  “那是什么?”
 
 
  “是男朋友!我喜欢班长!喜欢陈一!”
 
 
  陈一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将惊讶化成言语,黄誉又把脑袋凑到他怀里来:
 
 
  “我是陈一的男朋友!”

唇釉活动今天开奖w
由我亲友抽数字,结果会在这里公布
 
 
开奖时间到!

恭喜@四月是April 获得kiko3D镜面唇釉
恭喜 @雪地里的草莓糖 获得完美日记琉璃时光唇釉

请在6月18日前私聊我色号,并且附上地址、电话、收件人姓名!
感谢对本次活动的参与!

夏天到啦,奉上小活动

活动内容就是:送平价唇釉!

活动声明:我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学生,这次就是抽两款平价产品,只是好玩,希望不要嫌弃,想给大家的夏日添点好心情!
Ps:如果在运途中出现问题,我会积极与商家沟通的!就算是小心意也要尽力让大家满意w

内容:
在6.18日之前,关注我并且蓝手+评论这条动态:

抽1人送一支kiko3D镜面唇釉

再抽1人送一支完美日记的琉璃时光唇釉,或可选一支稚优泉的水光唇釉(这款我很喜欢!学生党超爱!)

都可自选色号

如果很寒酸,只有不到两个人参与的话就按先后顺序进行选择啦(……。
夏天到了,是涂唇釉的时候了

【郑轩生贺12h/21h】青柠气泡水

*郑徐 校园×(若有若无的)ABO
 
 
  ——你比校门口的青柠气泡水贵多了,简直就是黑心商家。
 
 

 
 
  “喂!郑轩!”
 
 
  郑轩半张脸埋在臂弯里,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尚倦的上眼皮,抬眼便是黄少天凌乱的发型。身后的窗帘被吹得飞扬,蓝色的帘角触着郑轩脸上这两天刚闷出来的痘,痒得想杀人。
 
 
  “我说你,关窗啊!”黄少天啪一下把窗重重拉上,郑轩仿佛听见了玻璃窗心碎的声音。
 
 
  “你关呗,我好困。”郑轩愤怒一趴,手指不安分地抠着前桌的木椅子。
 
 
  “开学第一天困什么困,陪我去看高一的Omega学弟!”黄少天揪着郑轩校服的后衣领,硬是把郑轩揪成了五好青年坐姿。
 
 
  “你是人吗!”郑轩抗议。
 
 
  “你是A吗!”黄少天凶回去。
 
 
  郑轩毫无选择的余地,被黄少天一路拽着领子拖到了高一教学楼。黄少天显然是有目的而来,上了二楼便直奔高一七班。
 
 
  郑轩脑袋靠在高一七班门口的瓷砖墙上,阳光跳到脸上,与斑驳的树影交织起来,气温刚刚好适合郑轩睡个好觉。郑轩眼还没闭拢实,脑袋上却又被黄少天狠狠地来了一记手刃,本来知识储备就不怎么丰富,此时空荡荡的脑子里还冒着小星星了。
 
 
  黄少天说:“完了完了,敲傻了敲傻了。”
 
 
  “闭嘴啊,”郑轩翻白眼,“你让我在学弟面前留点面子好不好?”
 
 
  黄少天嬉皮笑脸地拽着身后学弟的袖口,把他扯到郑轩面前来:“来小徐,给你看看你最傻逼的学长郑轩!看他那一副被敲傻的模样就好好笑,你说对不对啊?”
 
 
  “学长好,我是徐景熙!”徐景熙有些紧张却又很想笑,憋得耳根红了半截。
 
 
  郑轩仔细打量一下这个学弟,要白不白要黄不黄,眼睛不大却圆圆的,眼眶里好像有一汪清泉,郑轩快误以为那是泪,想伸手给他拭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缕青柠的味道,像星空中掺进了阳光,明亮清新。
 
 
  “不用叫学长,就叫郑轩吧。”郑轩摆手。
 
 
  “那郑轩…黄少我先回教室可以吗?”
 
 
  徐景熙念到郑轩名字的时候明显底气被削了半截,声音细得像蚊子扇翅膀。郑轩觉得好笑,心情灿烂得不行,潇洒一挥手:
 
 
  “去吧。”
 
 
  阳光刚刚好,是正适合睡觉的春夏交接的季节。
 
 

 
 
  假如一个学校的教室没有空调,那么这个学校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郑轩愤恨地往摇着扇的黄少天旁边挤,孰料黄少天迅速把扇子往屉子里一塞,朝郑轩翻了个白眼:“懒得死!你这种懒死鬼一辈子都泡不到美丽omega的!”
 
 
  “我,其实是beta。”郑轩无奈叹气,“如果不是alpha寝室的空调效果好,我或许也不会装成一个alpha……”
 
 
  “我差点就信了。”黄少天又翻了一个靓丽的无敌大白眼,手上还在不停地狂飙数学基础卷。
 
 
  忽然门口响起高跟鞋踏走廊的声响,躁动不安的少年少女们便全静下来抓起笔,甚至有两三个嗖一下猫着腰缩回自己位置上。郑轩正了正自己的位置,提起笔却未落下,眼神不知不觉就飘出窗外。
 
 
  好巧不巧,刚刚好飘到对面楼的高一七班。
 
 
  是徐景熙。郑轩的笔一个脚滑摔倒,摔在书页上。
 
 
  空气里隐约又有了青柠的味道,像是心意相连一般,徐景熙靠在班门口的墙边,朝郑轩伸伸手打招呼。
 
 
  郑轩拿手打了个箭头,指着徐景熙的左边。
 
 
  徐景熙疑惑地看着他,下一秒却像兔子般被揪住了耳朵。
 
 
  “徐景熙!午休迟到就算了,罚站都不肯好好站!在干什么呢!”
 
 
  徐景熙疼得龇牙咧嘴,右脚愤恨跺地,却只敢雷声大雨点小地轻踏,生怕大魔王揪着他耳朵给拎起来。
 
 
  郑轩远隔着一栋楼的距离看着,不知不觉又趴下来,大半张脸埋没在成堆的书山后,肩膀微微耸动。
 
 
  “哎,班长,郑轩在笑什么啊?”黄少天拿教科书戳戳喻文州。
 
 
  喻文州看了看趴进书海里自以为笑得很隐秘的郑轩:
 
 
  “思春期吧?”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期中续一秒。
 
 
  郑轩想来有些惭愧,自己最勤快的日子竟然是考前烧香拜佛综合征犯了的时候。
 
 
  周日下午的自习时间是没老师在的,教室里闷得像火炉,郑轩屁股上还长起痱子来,一个alpha老摸屁股也不像话。此时此刻,他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吹着冷气,用校服外套闷着头,怎么都睡不着。
 
 
  青柠的味道里仿佛还有小气泡,把郑轩整个儿都装进去了。
 
 
  郑轩一掀校服,一撩凌乱的发型,睁眼就是徐景熙。
 
 
  相逢是缘,阿门。
 
 
  “噢,好巧啊!”徐景熙从地上爬起来。
 
 
  完了,视线刚好对上。
 
 
  郑轩看徐景熙笑得明媚,竟然有一星半点的心动。
 
 
  “呃,你在看什么?”郑轩的目光四处游移。
 
 
  “这个…是我们考试的必读书目,学长以前也看过吧?”徐景熙坐在地上,把躺在腿上的书立起来给郑轩展示封面。
 
 
  “嗯,对。”郑轩心虚回答,至少这个书名他是看过的。
 
 
  “那能不能给我讲讲故事梗概啊,我看得头好疼啊。”徐景熙苦恼,手一撑额头,半天都放不下。
 
 
  想必是真的头疼了,可是郑轩没有办法。
 
 
  “就,讲一愤青…呃,为实现社会主义,艰苦坚持啥…自我奋斗。”郑轩像挤牙膏一样,好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点磕磕巴巴的东西,并发誓以后一定会认真听黄少天的连篇废话。
 
 
  郑轩放弃:“算了,我没看过。”
 
 
  郑轩把校服往身上一披,头正对冷气口仰着,眼一闭就装死。徐景熙悄悄凑近些,郑轩平静而有规律的呼吸瞬间占据整个空间。
 
 
  徐景熙数他的睫毛。
 
 
  数不清。
 
 
  数学考试怎么办呢?徐景熙忍不住想。万一考试的时候,脑子里却是郑轩微微颤动的眼睫毛,那就完蛋了。
 
 

 
 
  “徐景熙呢?”
 
 
  “哦,他请假,要待家里一天。啧啧,Omega贼惨了。”
 
 
  “这么好啊?”郑轩忍不住哀嚎。
 
 
  “好个鬼,你就是想在吹空调!”黄少天手掌摁着郑轩的脑门往后按,郑轩索性往后一倒,靠在墙壁上蹭点凉意。
 
 
  “老轩,你这样等会儿又是一背的灰,你真的快乐吗?”黄少天狂笑
 
 
  “我不快乐,这个穷苦学校什么时候给教室装空调我就快乐了。”郑轩白眼。
 
 
  “快起来,等会魔王要看过来了,小心你死无全尸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怕她干啥,又不是魔仙堡女王。”
 
 
  “所以你眼里徐景熙是小魔仙?”黄少天见机行事见缝插针。
 
 
  郑轩吐血:“你妹,好好说话,跟徐景熙又啥关系,我提起他就想吹空调。”
 
 
  “看他有没有良心,给你带台空调来安一下咯?”
 
 
  不存在的。郑轩人都热趴了,校裤被汗浸湿,紧紧扒着屁股上长的痱子,校服还死贴着背。郑轩恨得牙痒痒,难受又没办法。
 
 
  郑轩下辈子不想做alpha,也不做omega,他想做一个空调精,天天死赖在空调房里,那感觉忒爽。
 
 
  放学了,郑轩却哪里也不想去。
 
 
  不是因为热。
 
 
  徐景熙在哪里呢?在家里干什么呢?现在会很难受吗?郑轩的心像被猫咪爪子挠着,他想徐景熙,想得不得了。
 
 
  他想喝学校门口的青柠气泡水,更想吹空调。他想和徐景熙一起在空调房里,把温度调到最低,手里捧着八块钱的大杯青柠气泡水,然后和徐景熙一起挤在沙发上盖着毛毯看恐怖电影。
 
 
  心有点烫,想吹空调。

【周江|ABO】爱丽丝 上

我流ABO×高中校园
BGM-《The Technicolor Phase》
 
 
  爱丽丝一时冲动,梦游仙境;而我一脚踩空,坠入爱河。
——————————————
一、
  江波涛最近,书荒了。
 
 
  自从高一新生报道那天刚刚跨入学校大门就被石子儿绊倒还摔了个狗啃泥之后,江波涛的生活就从不顺心变得又忙碌又不顺心。
 
 
  尽管可以和室友整天嘻嘻哈哈,可以和班上的新同学相处得如鱼得水,也能勉强应付突击测试和班主任的临时搜刮,可是江波涛就是觉得不顺心,好像少了点什么。而往常江波涛往往是用看书来填补这些空缺的。
 
 
  结果江波涛刚从枕头底下掏出期待已久却一直没机会拜读的书,手电还没捂热,就被查岗的老师给扫了,那个备用的小夜光灯也被一并扫走。江波涛只好躺平了,对着大张着嘴巴流口水的杜明骂了半天,才捂紧被子入梦。
 
 
  不过最煎熬的是,书荒还撞上了发/情期。
 
 
  再煎熬也得忍。江波涛绕过艺术廊拐角,音乐教室里有人在敲架子鼓,乐声隐隐约约从半掩的门缝里钻出来,偷跑到了江波涛的脑海里。伴随着乐音而出的还有一丝半缕深沉的檀木香,像猫咪的肉垫一样挠得江波涛的心神都痒痒的。
 
 
  江波涛站定在音乐教室门口不到半分钟,鼓声却随着思绪也停滞了,江波涛都没来得及将思维从刚刚刹那间的恍惚间抽离,便被一个身影迎面撞上。
 
 
  体格差距实在太过明显了,江波涛往后两步没能稳住重心,忽地屁股就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江波涛痛得想叫,好在omega天生厚实柔软的臀肉还算垫了垫。
 
 
  “没事吧?”对方匆忙地扶住江波涛的背。
 
 
  “没事,没事……”江波涛一手撑地慢慢站起来,拍拍满屁股的灰,消极应答。
 
 
  他抬头看上去,男生稍长的刘海搭着翘长的睫毛,下面是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江波涛的视线最后落在了男生性感的薄唇上,周身淡如水的檀木香更是像块刀片,愈发逼近江波涛的理智线。
 
 
  “呃…高二五班,周泽楷。”周泽楷微微颔首以示歉意,并诚心诚意地报上年级班级以及姓名。
 
 
  “哦哦,那学长好!”江波涛还没准备好刻意扬起嘴角,它却不自觉地上扬了。“我是高一六班的,江波涛。”
 
 
  江波涛瞄一眼手表:“啊,快要上课了!我要回去了,学长拜拜!”
 
 
  周泽楷还在纠结怎么回话,熟悉的铃声却阻断掉他的思路,连提前说声“再见”的机会都被江波涛抢了去。
 
 
  周泽楷有点委屈,可是也只能朝江波涛的背影挥手。
 
 
  还是有点遗憾,为什么要叫学长呢?
 
 
二、
  “江波涛,你出来一下。”沙哑冷淡的女低音穿透教室的喧哗,叽叽喳喳的少年少女顿时收敛起姿态,本就拿着笔的在暗自欣喜,不在位置上的悄悄摸摸,猫着腰迅速朝自己的座位上赶。
 
 
  江波涛起身准备出教室,听见杜明在身后用气音骂着秦魔头,又听见吕泊远添油加醋的骂声,偷偷在心里笑,也跟着骂了一句秦老魔头。
 
 
  “小江啊,下个月的校园艺术节,今年学校打算高一高二两个年级一起弄了。”秦清咳嗽几声,但声音仍如同掺了半斗沙似的沙哑又浑浊。江波涛竟不知不觉联想起了上午才见的周泽楷,声音也是这么深沉又略带些沙哑,却比老秦头性感千万倍。
 
 
  “那秦老师,”江波涛提问,“秦老师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呢?主持吗?”
 
 
  “不是的……”秦清一副很头疼的样子推了推不知有几千度的方框眼镜,“这次的主题是童话世界,我叫泊远想了几个节目,可是都太俗套。”
 
 
  江波涛盯着她的眼镜看,塑料框架都变形了,磨得有些褪色。
 
 
  秦清接着往下说:“我知道你读书多,语文和艺术成绩也都很不错,这次麻烦你帮忙出出主意怎么样?”
 
 
  江波涛知道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好的秦老师,保证完成任务。”
 
 
  江波涛在栏杆旁上站着,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比蚊子的闹声更细弱才放弃眼前的绿树与春光美景,恹恹地回到教室里。
 
 
  结果却被杜明泼过来的矿泉水击中,好不容易凹出来的三七分刘海被淋湿,水珠沿着发尾往下落,落到手背上痒痒的。
 
 
  “杜明!”江波涛咬牙切齿。水冲淡了信息素喷雾,浓烈而甜蜜的omega气息便趁机冲破拘束,像猫咪毛茸茸的前腿挤出门缝,猫爪子还在挠着alpha们的心神。
 
 
  杜明灰溜溜地拉着吕泊远蹿回座位上。
 
 
  江波涛仍存愤恨地坐回凳子上,明明是春夏交接的时候,却重重打了个喷嚏,水珠缘着发,还沾湿了练习册。
 
 
  书荒,发//情期,摊上一个毫无思绪的艺术节计划,还被泼湿了。
 
 
  还摔了一跤,江波涛想。但是这个好像却不能划进倒霉的范围,毕竟帅哥alpha,并不是每个星期五都可以看见的呀。
 
 
三、
  月考结束之后难得的双休日,江波涛趴在书桌前写作业,怎么坐都不舒服。他懒懒地抬眼瞄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和透过纱帘的阳光占据了整个房间。
 
 
  江波涛决定去书店浪漫半日游。
 
 
  周六的书店多被学生占据,江波涛特地钻进儿童文学区的角落窝着,抱了几本N年前熟悉得可以倒背如流的童话故事,意图寻找灵感。
 
 
  如果是节目的话,童话主题最直接的就是演舞台剧,可是他能想到大家也都能想到,还有排练时间的限制…种种因素,让江波涛很头疼。
 
 
  “老秦头真的挑剔…这搞什么啊。”江波涛小声地碎碎念,书店的冷气开得倒很爽快,江波涛把手缩进长袖里,手指还蜷着。
 
 
  “好巧。”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江波涛抬头看,是周泽楷的笑颜,格外温暖。江波涛手忙脚乱地把童话书收起来之后迅速站起,都忘记了拍去屁股上的灰。
 
 
  “取材?”周泽楷眼神在他脚跟后的几本书上游移,搞得江波涛怪不好意思的。
 
 
  “嗯,对呀。”江波涛这才想起来高二也是要跟他们一起参与的,这么一看大家也都半斤八两。
 
 
  “那学长也是来取材吗?被班主任委以重任了吗?”江波涛打趣他。
 
 
  周泽楷点头:“嗯,不全是。”
 
 
  “为什么不全是呢?”江波涛索性弯腰抱起刚刚还奋力遮掩的几本书,一来也是怕干站着太尴尬。
 
 
  “有目标。”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找爱丽丝。”
 
 
  “爱丽丝梦游仙境?”
 
 
  江波涛抱着书往书架那边走,周泽楷一言不发地跟在他后面,抑制剂扼不住的气息一直在刺激江波涛的嗅觉,江波涛走着路都快走神了,迷迷糊糊地在排排书名中挑选出周泽楷所说的那本递给他:“给。”
 
 
  “谢谢。”周泽楷接过书,却好像并不着急,在一旁愣愣地盯着江波涛,勾勒着他柔和的面部轮廓,和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脊梁骨的曲线。周泽楷直到江波涛忙手忙脚地放完两本书才回过神来,接过他怀里剩下的一本,顺着编号摸过去,放回了原位。
 

  江波涛惊喜地看着他:“谢谢学长呀。”
 
 
  又是这个称呼,周泽楷莫名地心生烦躁。
 
 
  “不用叫学长。”周泽楷好看的眉微微蹙起,江波涛看得想触他的眉尾,还有在自然光线下显得分外柔软的黑发。
 
 
  周泽楷把手机开了屏,继而从裤袋里拽出耳机线插上,塞给江波涛耳机的一头。
 
 
  “这是什么?”周泽楷正准备点下一个缓存好的视频,江波涛指着标题率先抛出疑惑。周泽楷借机偏头耸耸鼻子,没有omega的味道,有些遗憾地回答他:
 
 
  “呃…宣传片,电影的。”
 
 
  “是《爱丽丝梦游仙境2》啊,这个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哦。”只是根本没有人陪我看,江波涛突然感到万箭穿心,“你打算去看这个吗?”
 
 
  “嗯…”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挠头,“对。”
 
 
  “一起吗?你今天有什么急事吗?”
 
 
  “没有。”
 
 
  “那就走吧。”江波涛没来由地心情变得很好,脑子晕乎着,却又分外清醒。
 
 
  江波涛出店门时回头望了一眼,却发觉周泽楷没有跟上,好在一眼望过去就能认得出周泽楷,那颗收银台前最闪耀的星。
 
 
  江波涛凑过去时周泽楷正好在掏钱,学生款的企鹅钱包吊着企鹅毛绒挂饰,和周泽楷沉稳的信息素和声音出入颇大。
 
 
  “你好喜欢企鹅啊!”江波涛开他的玩笑。
 
 
  周泽楷把头低下来些,似乎是不好意思回答他的打趣,弯弯的睫毛如同垂帘,而下的双眼比春光下的落地窗更明亮。
 
 
四、
  在黑暗中专注的感觉对江波涛来说再棒不过了,好比在寝室里用被子闷着光专心致志地看书一样,爽得一批。
 
 
  “怎么样?”周泽楷压低声音,用气音在江波涛耳畔问道,呼出来的气息撩动江波涛鬓角的碎发,更撩动江波涛的心。
 
 
  “我很少接触电影,”江波涛尽管被撩得头皮发麻,仍然硬着脸皮子答道,“我感觉真的很好哦,谢谢小周。”
 
 
  周泽楷好像害羞了一般把脑袋缩回去,江波涛觉得好玩,就像被碰了的含羞草,或者是害羞的小企鹅,尽管他没见过,可是就是从心里头觉得很像。
 
 
  片尾曲响起的时候灯光同时亮起,江波涛有些不适应,还在本能地疯狂眨眼时,一双温暖的手捂住了他的双眼。江波涛感觉周泽楷手心的滚烫仿佛顺着肌肤爬到了耳根,心跳的节奏快要和片尾曲对上拍,尽管他更想和周泽楷的心跳对上拍。
 
 
  “歌真好听。”周泽楷的声音里有笑意。
 
 
  江波涛胡乱在脑子里搜索着应答的话语,却发现脑袋一片空白。
 
 
  随即眼上的温暖慢慢褪去,周泽楷缓缓地收回手,江波涛就渐渐地睁开眼,发现周泽楷已经跑到自己前面,半黄不橙的灯光打在柔顺的黑发上,江波涛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觉,那光好像是从周泽楷身上散发出的,耀眼又温暖,正渐渐地拉着他靠近。
 
 
  江波涛紧赶几步追上去,靠在周泽楷身侧和他并肩而行。江波涛的步子稍小些,周泽楷就放慢些好让他不至于费心加快。
 
 
  “说起来,我第一次发现疯帽子好像喜欢爱丽丝啊,我之前从来没有感觉。”江波涛边走边感慨。
 
 
  “是。”周泽楷点头,又偷偷斜着眼瞄向了江波涛,空气中不知不觉间已然泄了些荔枝味的甜香,周泽楷认定这是江波涛的味道,清爽又甜蜜。
 
 
  “片尾曲也很好听!对吧小周。”江波涛朝他笑,周泽楷竟从上扬的嘴角里读出了一丝不怀好意。“小周知道是什么歌吗?”
 
 
  周泽楷掏出手机飞速开搜,江波涛很确定自己看见周泽楷的手指飙出了残影。
 
 
  “呃…《The Technicolor Phase》。”周泽楷反应了两秒这是什么单词才轻声念出歌名。
 
 
  “现在还没有资源吧,好遗憾。”江波涛接过周泽楷的手机看,“我觉得刚刚那个歌用架子鼓敲会很酷,但是会不会不太对劲啊…”
 
 
  “电吉他。”周泽楷两只手一上一下,做了一个弹吉他的姿势。
 
 
  “哦哦!那个也挺酷的!”江波涛伸手去拨那根不存在的弦,好像周泽楷手上真的抱着一把电吉他。江波涛忍俊不禁,优雅的檀木香好像就是能让他心情很好。
 
 
  “嗯。”周泽楷满意地放下手,笑得很满足。
 
 
  他没来由地喜欢眼前的这个omega。
 
 
  “想不想喝点什么?”江波涛轻轻拉扯周泽楷的衣角,下巴往不远处便利店的方向抬了抬以示意。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
 
 
  “想喝荔枝汽水。”
 
 
五、
  江波涛躺在床上,耳朵里塞着耳机,脑子里塞着乱哄哄的一团糟。
 
 
  自从升入高中,他一直在倒霉。先是运动会突然分化成omega还发了情,之后考试时朝旁边的学霸挤眉弄眼被发现,晚上在寝室看傲慢与偏见还被迫缴纳了手电筒和书。
 
 
  伊丽莎白真的好可爱,江波涛翻着电子书版的傲慢与偏见,喝了口可乐,打了个嗝。
 
 
  江波涛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运气都拿来认识周泽楷了,而那偶然的一撞就好像爱丽丝追着兔子先生跳入梦境,之后就越陷越深。
 
 
  他有点郁闷,突然手机就振动两下,示意他快来宠幸。江波涛熟练地输入密码,打开某鹅,发现了好友申请上的小红点。
 
 
  用户名是一枪穿云,申请内容是“🐧”。
 
 
  江波涛几乎要笑出声,他不假思索地按下同意,见对方在线,便抢先一步发起寒暄攻势:「嗨喽小周!」
 
 
  然后对面直接发起了qq电话。
 
 
  江波涛惊讶于周泽楷的直率,觉得omega还是应当矜持些好,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确定。
 
 
  “小周晚上好啊!”江波涛跟他打招呼。
 
 
  经过电子处理之后江波涛温润的声音竟有些撩人,周泽楷都快藏不住笑意了,好不容易用正常的语调挤出来一句:“晚上好。”
 
 
  “电影很好对吧?你有灵感了吗?”江波涛趁热打铁地问他。
 
 
  间隔时间长得不止一点点。
 
 
  周泽楷拽紧手上的构思纸稿,A4纸被alpha有劲的手拽得变形,皱巴巴的
 
 
  周泽楷仔细地组织着语言,急得他想切出去打字。可他莫名地就是想亲口告诉江波涛,qq电话都是最大的让步,如果可以,他想飞进江波涛家里,把这个计划告诉他:
 
 
  “是这样…要不要……两个班级合作弄一个小乐队出来?我想听到…那首歌。”
 
 
  也好想,让和你共处的时间更多一些。
 
 
  TBC.
 
 
爆肝产物,死也要填上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