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见锦

鸽界吴彦祖
学业繁忙soooooorry

那个那个!
因为我学业繁忙的原因,可能更新会变少了!
我三次是个很较真的家伙,学习的时候真的不会碰手机所以so sorry!所以想玩个游戏T T

每个周末我会出现一次的!在我不在的时候各位可以随意地小窗私聊滴滴我!!

随便什么想说就说,比如说讲故事啊负能啊都好,或者也可以问我问题,跟我聊梗,在我这儿记梗或者告诉我想看的梗XD

然后也可以问我一些问题,比如说年龄啊什么时候更新啊平时怎么写文,想听我讲故事啊聊化妆品啊,甚至想看我初一日记本都可以呀哈哈哈~我星期六晚上都会统一回复的!!

此条长期有效!

就算没有人陪我玩我也要开小号自嗨避免尴尬😭

【周江】凉皮还是八宝粥

  江波涛从小县城考出来,考到了旁边城市里最一流的高中,高一报道那一天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叫周泽楷。
 
 
  周泽楷比他们班的都小一年,也是小城市出来的孩子。父母给了他一副漂亮面孔,但是要求他在很多人面前临时长篇大论,就会没来由地说不出什么来。
 
 
  他有一个日记本,因为写字很快,每天晚自习就抽出最后五分钟,可以记下很多东西。江波涛和他坐同桌,上课时偶尔走神瞥见他埋头苦干,时不时啃啃笔帽的样子,又不好意思不如周泽楷努力。
 
  
  他们都是住校生,而周泽楷饭卡钱消耗的速度却明显比江波涛慢了一截。这是因为有时候第四节课是数学,下课了周泽楷就轻轻地啃着笔盖看题,还喜欢拨一拨自己没有打理好的,垂下来的黑发。他的睫毛眨啊眨,时间好像就从长长的羽睫间钻走流逝。
 
 
  周泽楷忘记吃午饭的次数如此之多,江波涛不得不介入他的生活管理。
 
 
  江波涛每次把一碗凉皮或是一罐八宝粥放到他桌角上的时候,周泽楷总是会抬起头来,歪歪头朝他笑笑。之后几乎是约定俗成的,只要周泽楷美其名曰专心学习实则是懒得走出教室,江波涛就会给他带点东西。
 
 
  一开始也没有约定俗成的带什么。只是带的多了,江波涛就懒得替周泽楷换口味,凉皮,或者是八宝粥,取决于排队的人是多或少。
 
 
  篮球队那个黝黑皮肤的壮高个,在操场那侧嬉笑着喊周泽楷两声“结巴鬼”,悠扬的一声口哨好像能蹭到云。
 
 
  周泽楷难得出教室吃个东西,不想和他辩驳,也知道自己争不过,开了盒盖,扒两口凉皮,喝一口水。他不太能吃辣。
 
 
  江波涛恰好从操场这边跑过,边跑边对那侧的壮高个喊:“尹某说你是黑死鬼啊——”
 
 
  周泽楷呛了口水,捂着嘴弯着腰,低着头想把笑声藏起来。
 
 
  第二天周泽楷发现自己吃的凉皮里少了些红辣椒的点缀,装着凉皮盒的塑料袋旁多了瓶水,瓶身上粘着张便签。周泽楷凑近了去看,上面是和江波涛本人一样清秀的字体:“没钱了,记得还我两块哦”。
 
 
  周泽楷扯下便签写了一句“明天八宝粥”,然后从裤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和便利贴一并放到江波涛桌子上,顺手拿了他的文具袋压住了。
 
 
 
  然后三年,就过去了,飞快地过去了。
 
 
  周泽楷被父母押送到了国外读书。他走的前一天晚上,江波涛买了两碗凉皮,和两罐八宝粥。当他感觉到周泽楷的眼眶在昏暗光线下隐约泛红的时候,不好意思地说:
 
 
  “不好意思啊小周,我忘了和老板娘说少辣了。”
 
 
  最后周泽楷一口凉皮一口粥地吃完了。江波涛只吃了凉皮,嘴角红红的,眼睛红红的,捧着那罐尚未开封的八宝粥,同时带着矛盾的笑意与哭腔说:“毕业快乐。”
 
 
  
  周泽楷走了之后,江波涛一页一页地翻他留下来的日记。江波涛这才发现他每天写得实际上并不算多,记录下日期,天气,心情,然后记着江波涛做过的好多好多事。
 
 
  江波涛边看边笑,他都想不到周泽楷这么一个小城出来的腼腆男孩子内心世界这么丰富。里面记着的自己所做过的事,好多江波涛也不记得,比如他不记得自己有错把五点钟的闹铃设到两点,不记得自己的枕头掉到过下铺身上去,不记得有一次买孜然羊肉串少带了一块钱……
 
 
  他边笑边哭,一路翻到了最后一版。
 
 
  上面只有两行字:
 
 
    江,我好想吃凉皮。
    江,我好想你。

回忆

我想起了一些关于我的童年的往事
 
 
小的时候,爸爸和妈妈的关系一直不算太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那时候我不懂事,什么也不清楚呢,以为别的爸爸妈妈,都是这个样子的。
 
 
我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学琴,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二年级的时候,我左手小拇指根部裂开了口子,然后因为疼,摁不到键。妈妈刚刚和爸爸吵完架,很生气地按着我练琴,扯着我的手指要我按那个键,我疼哭了,说不想练,然后妈妈就从厨房里拿盐,往我的伤口上面撒。

我疼哭了,可是妈妈抓着我的手,我没有办法躲。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次我哭得撕心裂肺,第二天话也说不出来。但是那一天妈妈也哭了,好像是我印象里第一次看见妈妈哭,我就想去抱一抱她,但是她不太想要我抱。
 
 
后来三年级的时候,我因为偷偷看闲书,被爸爸抓到,然后我的杂志全都遭殃了,还被扇了一巴掌,扇得很重很重。那一天晚上我趁着爸爸在书房,妈妈在厨房,我逃走了。

门砰地一声响,然后我飞一般冲下楼,边哭边跑,都要岔气了。大概是晚上八点的样子,那时候天大概已经黑了,因为我记得小区里的灯亮着。我躲了一两个小时,在楼道里不小心睡着了,然后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在家里。
 
 
那之后不久,爸爸妈妈就分开住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过妈妈。最开始还是经常见,可是渐渐地,每次相见都隔得越来越久。
 
 
妈妈有一次拉着我的手,拉着拉着,望着我的手发呆,我看见她的泪水夺眶而出,问她怎么了,她却不回答。我低头看了看我的手,原来我小拇指上的伤口还留着疤。

【预售】《深情效应》终宣/预售


Staff

文手/封设:鹤见锦

题字:息澈

校对:青川客

排版:北重

宣图:南瓜

印刷/代理:文宣工作室

特别感谢:花开半开

 

特别注意:分级为成人向,其余信息见图


预售链接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如果你的家长不让看BL,请不要让家长代拍,也要注意藏好你的本QAQ】

另:此本含有R18内容,谨慎!!!

  

  

②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挑剩下的余本,以后应该就不二刷了,所以要入本的要尽早

  

 

③港澳台 海外走集运的小伙伴尽量走上海这边的,海关检查比较松,国内邮费也便宜些。港澳台 海外的直接拍链接就行,拍下后会显示集运选项

  

  

④没有支付宝的小可爱,可以私信我,微信、QQ代收款,我会记下地址、号码、收件人。一样OK的~

地址登记范本:xxx,13900000000,上海浦东新区xxxxxxxxxxxxx,x本。


请确保地址正确,手机号码能打通!!

【附上QQ:2788761907】

  

  

⑤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出现了!夺命邮费!)

  

  

假如有人愿意买我真的要感谢爆了T T

又打扰TAG了不好意思!!本子小贵,不知道预售结束开个抽奖能不能补偿一下各位TuT

总之,非常非常感谢。能和这么多温柔的人一起爱周江真的太好太好了……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转载)

息 澈🌙:

1983:



原作者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的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周江ABO】俱焚

羊总 @陆相期 点的吃醋梗,然后被我添油加醋了一番,变成了吃前男友的醋+破罐破摔。
预警:是双A!双A!双A!
 
 
 
  江波涛的视线飘忽,那个侧脸轮廓是如此熟悉,闪烁在记忆里太多次,以至于无法抹去得一干二净。隔着半透明的纱帘,他看见周泽楷在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脸颊上落吻,那个女人又偏过脸亲热地回吻他。高脚杯碰撞的声音隐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即使是信息素混杂的场合,像周泽楷这样出类拔萃的高纯Alpha,其信息素仍然具有辨识度。深沉的檀木香侵入江波涛的嗅觉细胞,唤醒了他沉睡的记忆。
 
 
  那段回忆现在想起反而让江波涛觉得屈辱,堂堂Alpha被人用硬挺的玩意儿顶着下腹,手腕被抓得勒出红印,手背和额角尽是暴起的青筋。意愿是温柔,本能却尽显粗暴,江波涛的指甲嵌进周泽楷后背的肌肤,痛觉反倒像欲火上浇的油。
 
 
  打架和上床,江波涛的总是居于下风的那个,而周泽楷骤风暴雨后的温柔又让他恋恋不舍,他每每痛昏过去之后,次日早晨醒来总是抬头便看见周泽楷的笑脸。
 
 
  大学毕业之后分道扬镳,江波涛去了一所高中当实习教师,周泽楷出国读金融,分手炮都没来得及打完,手机铃在暧昧的空气里炸响,周泽楷只得硬生生从未尽兴的生命大和谐里抽身,身上还带着新鲜的血痕。
 
 
  说好不再见,但周泽楷又出现在江波涛眼前。
 
 
  江波涛想来也觉得自己那时候太年轻,和周泽楷谈了三年恋爱,就打了三年架。从19岁生日那天开始打,打到他22岁生日的前一夜。说起来也可惜,也就差那半小时功夫,不然刚刚好可以在三周年纪念日那天准点分手了。
 
 
  不过现在就没什么所谓了。
 
 
  周泽楷看向他了,但江波涛不躲,迎上周泽楷的目光,他没什么好躲,又不是Omega,不怕目光过于炽热。
 
 
  江波涛寻思着这距离太近,畏畏缩缩的反倒没什么必要,干脆主动开口:“好久不见,小周。”
 
 
  “嗯,好久不见。”周泽楷闷声道。
 
 
  那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也回过头来,上上下下把江波涛扫视了一遍,然后掩着嘴轻笑。江波涛发觉她嘴上口红的颜色恰好跟周泽楷颈侧唇印的色号如出一辙。
 
 
  周泽楷径直走过来,酒吧的灯光昏暗,却也藏不住他的魅力。檀木香愈发馥郁,压迫着江波涛的理智线,他的笑容假面却没有丝毫要有裂痕的迹象。
 
 
  江波涛打量一下那个女子,问:“你女朋友?”
 
 
  “不是。”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颈侧那个暗红色的吻印,突然冷笑出声:“你脖子上的口红印,应该不便宜吧。”
 
 
  周泽楷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江波涛两年真的变了很多,变成了冰冷的陌生人,周泽楷也不确定他是否还对自己存有温情。
 
 
  “分手炮,没打完。”周泽楷注视着他,暗示他。
 
 
  江波涛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说不上有多么好看,但他没有犹豫,拉过周泽楷的领带用嘴堵住他的双唇。江波涛下了狠手,死死扯着领带,他要让周泽楷感到无法呼吸最好。
 
 
  周泽楷蹙眉,捏住江波涛的腰,却没有任何亲昵的意味,非常粗暴。他腰上本就不像Omega软肉多,被掐得疼到瞪眼,迎上了周泽楷直接火热的视线。
 
 
  沉寂四年的欲望忽地复燃起来,像将熄的蜡烛又被氧气诱起,又变回熊熊燃烧的热烈。烧吧,烧得玉石俱焚,干脆把紧抱着的两个人全烧成灰烬,江波涛破罐子破摔地自嘲,我坠下悬崖,也要死死扯着周泽楷的领带,最好是在失重感的包围中打得不可开交,最后一起跌进谷底,湮没在熊熊烈火中。
 
 
  让这欲火把一切都烧成灰黑色,在双双坠亡前不要有不识相的雨水来打断它。

【印调】《深情效应》小料一宣+印调

-Info

刊名:深情效应

原作:全职高手

CP:周泽楷×江波涛

分级:成人向

字数:2w+

页数:44P(不含封面封底)

售价:19r

收录内容:《只手摘星》《队长,队长》《床 戏》《数步路的竹马恋》《六月迟暖》(未公开短篇)

-Staff

文手:鹤见锦

封设:鹤见锦

题字:息澈 @息 澈🌙

校对:青川客 @青川客

排版:北重 @北重

特别感谢:花花 @花开半开

我没有咕!!我搞出来了!!orz

价格待定,不会很贵。现在在打样中,打完样没问题的话会找代理预售

一宣+印调是让自己心里有个B数hhhhh

想要,觉得肯赏脸来一本儿的小伙伴留个评论吧~么么!

(想不到吧,我会做封面!!!)

写手绝命挑战

是之前那个flag,不知道的可以看我主页…。现在500多热度了应该不会有700,我…是真的好绝望……orz
 
 
 
10热度挑战:说出自己写得最好的文(有车说车)


这个要我怎么回答哟。目前比较喜欢只手摘星吧,我还蛮喜欢的,毕竟剧情相对完整一些,而且也有车(buni

 
 
20热度挑战:说出自己最喜欢写的体位


说实话,我觉得看过我所有车的小伙伴应该知道个大概,就是我非常喜欢正面刚!!特别是双方要相互看着!
 
 
 
30热度挑战:说出自己的萌点和雷点


我萌ABO,慢热剧情流,而且也喜欢友情向。雷黑化攻,雷监禁强制爱,雷SM…
 
 
 
50热度挑战:写一百字的羞耻段子


羞耻段子是黄段子还是搞笑段子?……

傍晚夕阳斜,一位发如黑瀑的少女身影轻巧,拽着行李箱到一个身着白衬衫的中年男子身畔停下。她把行李箱的拉杆放下,坐在了行李箱上掏出手机刷微博。

另一位和她有着同样面容头发却只过肩的女孩过来拍了拍她的肩,拉住她的领子就要往另一个方向拽。短发少女死死拽着长发少女的衣领轻声说:

“…姐你认错人了咱爸在那边。”
 
 
……够羞耻吧!本事件改编自我和我姐真实经历。
 
 
 
150热度挑战:给圈里喜欢的太太写一封告白情书并大声念出来

 
哎哟不错这是个好机会!!
打扰@今安在 脑丝啦…!!我非常喜欢您的文,喜欢您笔下的周江T T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了总而言之刚开始入坑周江之后也是看了您的文才巩固了我爱周江一辈子的念头………好喜欢老师的脑洞和文风!发出了极其想勾搭的声音!

打扰了不好意思!!其实很多周江圈的老师我都想表白,还有周江圈很多温柔的姑娘T T果然是粉随正cp的温油啊

但是大声念出来…请问今安在脑丝介意扩列然后我小窗大声念给你听吗!!声情并茂!
 
 
350热度挑战:开1w字豪车
 
 
我写完了单独开个吧orz我手巨慢,但是绝对会在期中之前写出来的…
已经被蒸蒸安排好了,周江哨向车💦
 
 
 
最后圈一下罪魁祸首 @茶迹 你皮这一下很快乐吗,我为什么听你的发了这个恶心人挑战😭😭😭

【翔江ABO】欠收拾

*世邀赛结束后.
我居然拼出了个短打…
 
 
 
1.
  上大巴的时候孙翔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北京时间接近凌晨两点了。他来来回回翻和江波涛的微信聊天记录,手撑着脑袋靠在窗户边上,眉拧到一起,烦躁心焦。他身边的周泽楷像是受到来自同性信息素的影响,原本阖拢的眼睛睁开些,有些意识不清地张张嘴,模模糊糊吐出几个音节来。
 
 
  孙翔觉得周泽楷大概是叫他收敛下信息素,可他实在耐不住。他把手机音量摁小,又一次点开江波涛发的那条语音,手机贴到耳边,他耳机放周泽楷包里了没法拿,只能小心翼翼地生怕别人听见。
 
 
  江波涛的声音不及往日里干净,模糊的咬字带一点点情欲的味道。孙翔凭着想象脑补,硬是把自己给听硬了。
 
 
  周泽楷被唐昊方锐的声响吵醒,继而又发觉身边窸窸窣窣的动静,意识模糊地又看向孙翔,发觉孙翔的表情狰狞,硬生生被惊得清醒了些。
 
 
  孙翔年轻气盛,也不习惯老敛着信息素。周泽楷踌躇半天,还是放下了提醒他的念头。
 
 
 
2.
  这天晚上他们是在酒店住的,第二天就自行退房回俱家休整。孙翔看着对面床上睡着的周泽楷,扯着头发纠结要不要那么不人道地把周泽楷喊起来。
 
 
  但是此刻房间里已经是两个alpha的信息素在纠缠打架了。周泽楷的味道很淡,不讨同性的嫌,可孙翔偏偏临近易感期,而周泽楷又和他一样都是极优秀的alpha,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要和周泽楷打起来。
 
 
  当然,孙翔想和周泽楷干架是一回事,周泽楷和不和他干架又是另一回事了。
 
 
  思忖了半天孙翔还是拿起手机给周泽楷发了条微信,说自己打车回去。他想了想,周泽楷貌似没有早上起来看手机的习惯,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他拿起收拣好的背包就走了。

  孙翔心急啊,他听杜明说江波涛发 情期刚好和世邀赛撞上,虽然比赛场上没被影响到,一下台就心急火燎地开微信,问江波涛在干什么。
 
 
  「夏休期呀,当然是宅在家啦。昨天的直播我看啦,你发挥不错哦。」
 
 
  江波涛给他发语音,但这种声音孙翔偏偏就是听不得。吐字比平时含糊些,还有气音,模糊的沙哑里还含着笑意。
 
 
  操,真受不了发 情的omega。
 
 
  孙翔咬牙切齿地给他发语音:“等我拿冠军回来,你可等着翔哥收拾吧!”
 
 

3.
  孙翔到家的时候江波涛刚好外出买东西,他自己累得不行,坐在门关的小椅子上休息,看看手机。
 
 
  方锐在微信上问孙翔,为什么他偏偏找了个比自己大一岁的omega。孙翔看到这个问题后一惊,猛然想起对哦江波涛比自己大一年,怪不得有时候都不害臊。
 
 
  紧接着他就想到江波涛在床上笑着叫他翔翔,有时候还笑眼弯弯地主动要抱他,惊觉江波涛颇有养儿子养弟弟的倾向。
 
 
  难不成江波涛真的跟自己只是玩玩?孙翔想起江波涛只有看自己时眼睛里才有那种奇怪的暧昧,好像又不是omega对alpha的崇拜,反倒带一种难以言喻的宠溺,一言难尽。
 
 
  然后他又想起江波涛看周泽楷的眼神,带着笑意和信任,外人看了都觉得是一种无法分离的依赖和信任。
 
 
  孙翔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吃惊,一下从床缘改坐为站,刚好看见江波涛进门。孙翔快步走过去,江波涛一个没反应过来就被孙翔掐住手腕摁在墙上,后脑勺有些碰得发疼。
 
 
  “…你又发什么疯?”江波涛有点委屈。
 
 
  “你不能喜欢周泽楷啊!”孙翔一时心急,没酝酿好的话都是脱口而出。
 
 
  江波涛愣了愣,然后狂笑不止。要不是孙翔还掐着他的手腕,他可能都要笑到滑下去,一屁股坐到墙角了。孙翔恼火又觉得羞耻,羞愤欲绝。
 
 
  “可是我只喜欢你啊,孙翔选手?”
 
 
  “少啰嗦了,看翔哥收拾你。”
 
 
  孙翔蛮不讲理地咬住江波涛的双唇,随之而来的是易感期恰时的情潮。江波涛受到惊吓,本进入尾声的情欲又被唤醒,自暴自弃地伸手去扯孙翔的裤子。
 
 
  谁叫我欠收拾呢。江波涛把舌头主动探进孙翔的口腔,在心里默默祈祷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周江】数步路的竹马恋

*竹马竹马.江比周小一岁
甜甜的爽文 有点短,有时间就精修补全吧orz
 
 
1.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刚好两百个步子。
 
 
  周泽楷六岁生日那天阴雨连绵,他套上妈妈放在门口的新雨靴,在门口的柜子里翻出小伞,戴上帽子出门了。
 
 
  他望着地走,脑袋顶着伞,细雨丝洗刷伞面的声音唰唰地入耳。他学数学老师的样儿,一二三四地在心里念,从自个儿家门口到江波涛家门口,恰好是两百步。
 
 
  周泽楷纳闷儿,上次江波涛来他家玩,明明信誓旦旦地说是两百零四步。但是他相信江波涛,想明天去江波涛家叫他上学的时候再数一次。
 
 
  叩叩,周泽楷敲响了门。
 
 
江叔叔给他开了门,见怪不怪地把他抱起来掂量两下。然后江波涛急忙忙地对爸爸讲,“爸爸快把小周哥哥放下来,太高了会头晕!”
 
 
  江叔叔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小周哥哥不像你,他可不怕高,是个小男子汉。”
 
 
  “我也是!”江波涛不服,这次还引来了姜阿姨的一阵笑。
 
 
  周泽楷脚着陆之后赶紧跑过去抱抱江波涛,然后被江波涛拉着上楼玩儿。周泽楷本来想安慰他江江也是小男子汉,但是憋了半天,没好意思说出来。
 
 
2.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一百七十二个步子。
 
 
  当江波涛八岁时把这个数据记在床头的墙壁上时,周泽楷觉得不太相信。
 
 
  “我数的……一百六十九。”周泽楷纠结。
 
 
  “你傻呀,你个子比我高,迈步子那么急,你数的肯定和我的不一样呀。”江波涛理直气壮,“我觉得就按我的来,好。”
 
 
  “嗯。那…也记上我的?”
 
 
  “我的床前面为什么要记你的步子哎。”江波涛用食指戳戳周泽楷的额头,“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比你矮。”
 
 
  “这个,跟矮…没关系。记上我的。”周泽楷咬着下嘴唇。
 
 
  江波涛歪着头想了想,在一百七十二旁边写了个小小的一百六十九。
 
 
  “下次请我吃冰棍!”
 
 
  周泽楷不服气地点头,看见江波涛嘴里掉了牙没来得及长出来的牙豁儿,一时没忍住就笑得花枝乱颤。
 
 
3.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一百四十六个步子。
 
 
  这次没有异议,因为是周泽楷被江波涛拉着一步一步,统一步调数的。
 
 
  上了初中的周泽楷变得更加不一样起来。鲜花情书巧克力没少收。他不嗜甜,巧克力一半给总来找他玩的四年级表弟,一半塞给江波涛。
 
 
  情人节的时候,他出于好奇,自己做了巧克力给江波涛尝。但是没能控制好用量,一不小心做多了写,也交给江波涛处理。
 
 
  江波涛一开始思忖着送别人,后来觉得亏,某校新晋校草的巧克力,送了就是亏。
 
 
  江波涛那时候就励志要进周泽楷的初中,进初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靠卖校草手作巧克力,从而发家致富。当然,这些巧克力没能熬到那时候,被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半大的少年分给邻居送完了。
 

4.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一百一十二个步子。
 
 
  这是周泽楷高一时一个人数的。江波涛忙着要中考,家里给他改成周末寄宿,周泽楷见不到他。去赶车的路上,顺便数了数从自己家到江波涛家的步数。

 
  青春期男孩子长得嗖嗖的,变化速度惊人,等到江波涛进了高中,惊觉高二的周泽楷学长已经是棱眉桃花眼,肤白瓜子脸,到哪都是焦点。
 
 
  周泽楷跟他一样,寄宿,就在他楼下。江波涛还蛮开心的,晚自习下课之后第一个赶回去洗漱,趁着空当儿溜到周泽楷的寝室找他玩。
 
 
  假如他恰好去洗漱,江波涛就爬上周泽楷的床,在上铺跟学长笑眯眯地打招呼。
 
 
  等周泽楷回来了,江波涛就从善如流飞快地从上铺爬下来,然后笑着问:
 
 
  “周学长,今天又收到了多少情书?”
 
 
  周泽楷一愣,然后从由家吃饭里带回来的袋子里拿出高一时的辅导资料往江波涛手里怼,不太客气地笑答:“没有情书,好好学习。”
 
 
5.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九十九个步子。
 
 
  这数据不太准确,是周泽楷去买早点的时候顺路瞎数的。他意识不清醒,论文写得心累,凌晨没赶完还要早起了写。
 
 
  他买完早点回到合租公寓,想起今天江波涛放寒假,下午去接他,那怕是晚上还得看高三的卷子,周泽楷觉得这大学读得真是身心俱惫。
 
 
  江波涛家人这天恰好出门探亲,周泽楷把他接回了自己家。
 
 
  “哇,小周哥你这个假期真是有意义……”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书桌前贴着的时间表日程表以及假期阅读记录表忍不住感叹。
 
 
  “假期长,充实一点好。”周泽楷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江波涛面前的桌上打开。
 
 
  “真羡慕你……我这次就放一星期,明年寒假再和你好好玩。”
 
 
  江波涛拉一拉周泽楷的袖口,笑:“我在学校忙得半死的时候你有没有数过我们家的步子?”
 
 
  “今早,九十九步。”周泽楷端着咖啡冷静回复。
 
 
  “我就不数了,”江波涛耸肩,“数出来肯定要和你冲突的呀。”
 
 
  周泽楷笑得很舒坦:“你数,听你的。”
 
 
6.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家隔了八百九十七个步子。
 
 
  这一年江波涛失恋了。他站在租的小房子门口,摸一摸裤口袋,发觉没带钥匙,懒得来来回回地多翻上几次背包,直接转身一路低着头走到了周泽楷家。
 
 
  街道办事处没来得及修坏掉的两盏街灯,身边黑漆漆的。江波涛没有默念,目光呆滞地走一步数一步,数到八百九十七步,然后敲敲周泽楷家的门。
 
 
  他现在住得远了,就很少和周泽楷串门。
 
 
  周泽楷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湿着头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见敲门声匆匆套上拖鞋,打开门对上的就是有些狼狈的表情。
 
 
  “嗨,又见面啦。”江波涛无奈地笑笑,“我把钥匙落在租的地方了…留宿我一晚好吗?谢谢你啦。”
 
 
  “你哭过?”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江波涛,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能够感受到已然干掉的泪痕。
 
 
  “我刚刚分手,有点丢人。”江波涛不好意思,挠挠头干笑两声。
 
 
  周泽楷二话没说,一言不发地抱住了他。江波涛没有推开他,额头抵着他的颈窝,呆滞着不说话。
 
 
7.
  周泽楷知道趁人之危不好,但是他没有顾虑,紧紧地圈着江波涛的腰。
 
 
  从小到大,每年去江波涛家的时候,他都能发觉江波涛床头墙上刻着的数字慢慢变少。他听闻少年终将离散,知道朋友总要更新,他就那样看着江波涛的个子跟自己的身高在较劲,最后自己略胜一筹。
 
 
  能和江波涛待在一起这么多年,周泽楷太开心了。但是这么多年了,如果仅仅是儿时玩伴的身份,让他们二人相处的年头,还有几个呢?周泽楷又太担心了。
 
 
  好在还不迟。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轻轻吻了吻江波涛的耳垂,压着气息在他耳边用气音问:
 
 
  “和我一起生活吗?”
 
 
8.
  江波涛轻盈地迈两步,周泽楷也小迈半步,顺手地将爱人一手揽进怀里。
 
 
  周泽楷和江波涛相隔两个步子有余。
 
 
  不远不近,刚刚好。